主题:只剩下半生缘了,还有一辈子要活

只剩下半生缘了,还有一辈子要活

    刚刚在贴吧里看到羽泉哥俩的文字,心情再一次沉下来。

    七次,以前每一次看到专辑,都没有这次这样伤感。真的不知道为什么,这难道真的就是所谓暮年所带来的伤逝?

    听《亲爱的》时,就真的快哭出来了。开头的火柴划了三次,直到最后一次才将烟点燃。然后是“只剩下一根烟了,我们分着抽吧。”那个远离烟头的烟嘴在经过两个人的呼吸之后,是否也会变得同样苍老。不知道……


以前没有做过,现在是时候了。

   

    应该是小学六年级,第一次听冷酷到底。像所有小孩的懵懂无知而又硬要“赶潮流”那样,开始吵着要父母买复读机,开始趁他们不注意时,买了第一盒有《冷酷到底》的磁带。

    初一,记得每天晚自习上课之前,班里齐唱《冷酷到底》,依旧记得那些鬼哭狼嚎的表情,但是如果他们现在站在我面前,我会叫不出他们的名字。

    后来才知道,我买的那盒磁带,已经是第二张专辑了,而且在我们那个小镇上根本不可能买到正版。里面有《回头想想》、《爱自己》、《烫心》、《选择牺牲》……第一次听爱自己时,一位好友说这是谢霆锋唱的,因为他在谢霆锋的一盒磁带里也听到了这一首歌。后来我很无奈地跟他对比了声音,他很无语地说了声“我错了”。

    初二时,来到了一座陌生的城市,以前的复读机坏掉了。跟父母死缠烂打后,买了一个新的。在新的学校旁边,有一个大型的音像店,才发现,里面关于羽泉的磁带摆了一排。而很多,我都不曾听过。音像店里的,依然是盗版。这是后来知道的,因为我一直是付的正版的钱。

    一次回家,一开电视机便看到了羽泉上《艺术人生》,现在还记得两个地方,一个是他们唱《爱自己》,另一个是他们说了一句“希望听我们歌的歌迷,都可以考上清华。”

    那时最舒服的时候,是听着羽泉的歌,然后享受夜晚,然后写着点什么。回到寝室,将复读机放外音,《最美》、《叶子》……那时这些歌是唯一可以在寝室匹敌周杰伦的歌。久而久之,室友也不自觉地开始哼:“爱情是什么颜色的……”

    初二的下学期,第一次买到了他们的正版专辑《没你不行》。也从那开始,第一次觉得他们的歌有点次。但是,听久了,才知道,真的,没你不行。

    那时的自己,是风光无限。什么奖都得,与自己从来不跟邻班学生讲话的性格相比,我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太高调了。

    那时,由于当时自己那变态的性格,受不了某些室友,于是搬到了老师家里住。自己也开始迷茫,并逐渐习惯了独处。无聊的时候,就整天放着《惩罚》。

    记得那张专辑,我更喜欢听B面的歌,《飞蛾》、《火柴》、《忘了》。在以前只喜欢海泉的基础上,我开始迷恋上羽凡高亢的声音。并在一个很有名的,叫“瑞声”的音像店,买到了前面三张专辑的音像。现在每次回到益阳,还会去那家店里看看。

    初三经过得比较起伏。刚时候,《奔跑》已经出来了。那我的脚步却放慢了。“提前毕业”的机会被自己错过了,必须还得经过一次大考。那时,很疑惑自己为什么会考成那样,还有另外几个铁哥们,都在那一次考试中发挥失常。记得整个初三下半期都在郁闷中度过。直到最后的大考顺利度过。

    貌似那一年,羽泉很平静。

    进入高中后,羽泉的消息也开始少了。高一,在无知中度过。

    高二的时候,《三十》的出现,让我觉得,羽泉貌似又回来了。而且整张专辑的风格,我当时用一个词:灵异来形容。那时开始,我就看到了,一个大气而成熟的羽泉。

    当时复读机已经换成了随声听,音质很不错。一个很明显的对比是,以前听歌,听久了会不自觉地睡着,而随声听,怎么也不可能睡着。

    下学期的时候,随声听又换成了MP3,那时候,除了羽泉的歌,还渐渐喜欢上英文歌,一到周末,就会把MP3交给同学帮我下载。

    高三的圣诞节,买到了《朋友难当》。看到封面上哥俩拥抱的画面,当时第一次有一种想哭的冲动。尽管当时已经是高三,我还是会天天将整盒磁带从头到尾品听一遍。当时结实了一群球友,一路上磕磕绊绊,为了化解矛盾,我当时甚至想把这张专辑送给他。

    高三经过得很矛盾,表面上很风光,内心里很挣扎,但总之,一切都过去了。作为他们的歌迷,我也没有考上清华。

    直到黄金十年的演唱会上:“天上飘的云,随着风的方向……”

    大学已经开始了,还是听着他们的歌。

    前些天的浏阳花炮节,我没有去现场。老大给我打电话,里面却放的是现场的《深呼吸》和《最美》。我当时坐在车上,说了一句:“谢谢你,羽泉,谢谢你,老大。”

    直到《很羽泉》出来了:“只剩下半生缘了,还有一辈子要活……”

    是啊,我们都还有一辈子还要活。如果以后听不到你的歌,似乎也已经无所谓。这一个所谓的过去的存在,在我的一生中都不可能抹去。

  

    码这么多字之前,看到两人博客里的文章,讲到了娱乐圈的那些破事,“在夹缝里生存是一种才华”。看到这句时,很伤心,但也觉得似乎很正常。在这个圈里混的人,能保全内心那一方艺术的净土,已经足够了。

    迷惑的时间,还是让我们闭上眼睛,回到1997年的那个秋天,那个秋天,我们心似狂潮。
1

评分人数

  • tony羽

分享到: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

说的太好了
[img][http://imgsrc.baidu.com/forum/pic/item/023b5bb5c9ea15cefa36594bb6003af33b87b29c.jpg/img]

TOP

真不知道不听他们的歌会怎么样!!!顶楼主!!!
来自贝克街的侦探来自贝克街的侦探

TOP

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——听着哥俩的歌一直慢慢入睡;也曾想过把《朋友难当》送给我最好的朋友。现在的我也该面临高三了,走向清华的脚步在加快,距离清华距离越来越近...

TOP

哥俩的声音陪伴我渡过了一个又一个的低潮期
更多十年 依然相伴
 即使花期再短暂,也要开得芬芳开得灿烂!
愿意用十一年的时间去领悟羽泉的《三十》!!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——坨坨 没有蜡       

TOP

看来我们都有相似的经历啊。以前的时候,以为羽泉根本不红,我还坚持听哥俩的歌。他们都听周杰伦,she,孙燕姿。后来,才知道羽泉这么厉害,这么优秀。新专辑要出来了,人们都说羽泉不行了,歌不好听了,没人气了。有什么关系呢。都是不喜欢哥俩的人说的。大不了回到起点,还想从前那样喜欢哥俩。

TOP

我好像实现了哥俩的愿望,呵呵,旅程中有你,便不会孤单,永远的羽泉,永远的哥俩。。。
Allen
曾经,我以为我失去了一切,除了你;后来,终于明白,我确实失去了一切,包括你……

TOP

这个说的真的太好了···

TOP

1# 雷老虎

TOP

咱俩的经历很相似。。。期待羽泉带给我们一辈子的惊喜。。。。。

TOP